“12万年薪加税”这种谣言为什么会疯传

- - 阅 373

近日,国务院印发《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下称《意见》),要求进一步减轻中等以下收入者税收负担,发挥收入调节功能,适当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意见》发布后,“年薪超过12万元将加税”的消息迅速刷屏社交媒体,并遭遇了广泛吐槽。昨日有财税专家表示,并没有“年收入12万将加税”的具体规定,这则消息属于谣言。

既然《意见》中没有提到过“年收入12万将加税”,这个消息又是怎么来的?细究之下就会发现,原文中关于高薪征税标准的表述为:“适当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高收入者”被界定为“年薪12万以上”,皆因2005年国务院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时,规定了年所得12万元以上的个人所得税纳税义务人要在年度终了后进行纳税申报,其后在2010年又提出要“加强年所得12万元以上纳税人自行纳税申报管理”,虽然文件表述并没有将其作为高收入者的标准,可是“12万”这个数字也变成一个较为突出的参考值。况且,多位财税研究人士回忆称,在最初讨论自行申报标准过程中,的确曾有过年收入12万元以上就是高收入群体的说法,地方税务部门也曾经用过这个说法,只是都没有在官方文件中出现。

如此牵强的揣测,之所以能引发如此广泛的强烈反应和恐慌情绪,和工薪阶层的生存状况及现行个税的设置逻辑不无关系。由于我国的个税体系目前仍是以工薪税为主,分类计征让追求公平累进税制最后变成了“劫贫济富”,工薪阶层就成为了个税体系不公的主要受害者。尤其是一线城市以80后为主的工薪阶层,大多受过高等教育,有稳定工作、信息获取能力以及网络发声意愿,他们一边供楼、供车、供子女上学、供父母养老,在楼市泡沫、资本市场跌宕和社会福利不匹配的夹缝中穿行,他们承受的都市压力最大,也最容易被税收戳中痛点,难免敏感。而12万年收入对于生活在北上广深的人而言,一个人都未必可以过上舒适的生活,养家更是谈不上,一边是几十年不吃不喝才能买得起房,另一边却被定义为高收入者还说要再加重税收,感觉甚是荒谬,自然反应激烈。

而且,“年薪超过12万元将加税”这个传言和高收入者调整税收在方向上是一致的,目前的税制倾向于富人而加剧了税收不公,因而高收入者的税收向上调整几无疑问。新标准滞后于现实状况并不是没有出现过,有争议的新措施很多都与此有关。而全国“一刀切”的标准也符合现行个税设置的逻辑,每年“两会”代表争得面红耳赤的个税免征额就是全国统一标准。联系到这些熟悉的情景,如今的传言无疑会让一时热血上脑的工薪阶层忍不住一吐为快。

当前的个税制度存在不合理的设置,某种程度上加大了税制不公,所以20年前就说了要进行个税改革。“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是“十二五”以来个税改革的重要原则,个税体系需要调整,高收入者的确应该承担比当前更高的税负标准,问题只是在于如何定义高收入者,以及如何实现税收调整。

定义高收入者的标准自当与地区平均收入和贫富差距有关,不可“一刀切”,而且在收入渠道多元化的当下,高收入者的薪资都只占很小一部分,收入计算不应再聚焦薪资,而应囊括资产与资本利得,包括财产转让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规模较大的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等。而且,应建立综合计征即按家庭征税的科学模式,完善财产税体系,改变目前财产税税率低且征收难的状况,增加个税的抵扣项等。今年上半年,个税改革方案已上报国务院,如个人职业发展再教育费用、满足基本生活的首套住宅按揭贷款利息、抚养孩子费用和赡养老人费用等都被纳入了抵扣项。

“12万年薪加税”传言引爆社交媒体,折射出税制扭曲下的社会焦虑。个税在总税收中占比只有个位数,却关系到每位纳税人的权益与整个社会的稳定发展。个税改革已拖沓20年,惟愿尽快改革,舒缓工薪阶层痛感。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