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 - 阅 238

人在外地,往往对居住环境就得随遇而安。

01

离开北国来到南方的第三个月,我租到间老式筒楼里的小单室,其年代感从门上便可窥出一二。此房是双层门设计,里面一扇斑驳破烂的木门,目测一脚便可轻易踹飞;因而外面那层防盗门的意义更显重大——虽然从外形来看,应该称其为防盗栅栏。此栅栏做工十分典雅,冷一看更像精神病院关重病患者的铁笼子。

但对于单身女房客如我,这栅栏倒令人安心。

此刻,我单手拎着份滚烫的大煲黄焖鸡,另一只手手里提着小桶豆油,胳膊上还挂着一袋袋土豆洋葱小尖椒,跌跌撞撞冲进屋里。

长此以往,我大概会成为独居女超人或者单身侠之类的人物,必杀技就是用嘴叼钥匙开门……我不着四六地想着,一脚勾上大门,再将里面的木门踹上。

黄焖鸡被小心翼翼地倒进盘子里,这将是我的午饭,晚饭,夜宵,再加明天的早午饭。黄焖鸡,麻辣烫,水煮鱼,我最爱它们的地方就是,有着不要钱似的大量的菜汤,你大可以随便往里丢下些什么,再扔到电磁炉上煮成满满的一盆,无需厨艺,便可饱腹,更可为这茫茫冬日添一份温暖。

我正盯着盆中冒着气泡的汤汁,忽地手机大响,屏幕上蹦出一个陌生来电。接起电话,只听得对面一男的粗嗓门儿大吼:“……你要梨不?”

这电话推销我见过卖保险的,卖家具的,还没见过卖水果的。对付这种电话我一般都是直接撂,没工夫跟对面客气。

结果没等我端起饭碗呢,那个电话又气势汹汹地打了过来。

我冷笑一声,直接挂断。

这次终于消停了。两分钟后,我接到老板冰姐电话:“小陶你胆儿够肥啊?大老板的电话你也敢撂?”……冰姐一通解释,我才明白过来,原来年关将近,我们总店老板心血来潮,决定亲自下来体察民情,具体表现为自掏腰包买礼物到条件困难的员工家里献爱心。

我说:“冰姐,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条件困难呢。”

冰姐理直气壮:“给你点年末福利你还摆上谱了?你再看看你这条件,刚转正,没钱吧?一个人在外地打工,孤苦伶仃吧?没男朋友,缺爱吧?……”

冰姐,你真会聊天。

02

我本预想的场景是老板进门,我鞠躬谢罪,然后君臣和乐,相安无事。

结果我家的防盗栅栏可能是被我踹得多了,卡得死紧,于是老板就隔着铁门,无言地看我开了半天锁。

大老板到底是大老板,素养摆在那里,不会跟我多计较。

我这么想着,点头哈腰地迎了老板进屋,结果对方正襟危坐在沙发上,一脸肃穆:“你怎么随便给陌生人开门,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

我心说真有意思,不是您打给冰姐告状的吗。

“还有,你怎么连领导的联系方式都不存?”

我诚惶诚恐:“领导,我刚过试用期,一切都是两眼一抹黑呢,冰姐一直忙着带我,也就没来得及提这茬。”

领导这才颜色稍霁:“叫我老秦就行。”

老秦今年不到五十,头发一看就是染黑的,有几小簇被放过的花白。他也是东北人,一口大碴子味儿在这南方小城里显得颇为亲切。他问我:“小老乡,你过年不回家啊?”

我说:“不回了,门店新年加班有提成。”

老秦皱眉:“差那几百块钱?”

我心里想,何不食肉糜。但面上还是赶紧堆起笑来:“好几百块钱呢。”

老秦在我这坐了十来分钟就走了,说得赶着给下一家送温暖。临走前他又看了看我家的铁栅栏,绞着眉头说:“你这也不行啊。多挣的钱换个门吧。”

我笑道:“我再多挣点钱直接搬个家得了,一步到位。”

老秦摇摇手,走了。

03

转眼已是年根,办公室里人几乎都走干净了,只剩我和冰姐。

冰姐是分店长,也是带我的师父,家就在本地。这年最后一天班将要上完的时候,她拍拍我的肩膀:“小姑娘,不容易,不如你来我们家过年吧。”

我笑着摇头:“你今年不领新姑爷回去吗,我去参合什么。”冰姐歉然:“是不怎么方便,那你有难处尽管跟我提。”

我们俩在店门口聊了会儿,正巧老秦开着辆雪佛兰来了。他说:“最后一天了,反正闲着没事,送你俩一趟。”路上,我小声问冰姐:“秦总东北人呀,他咋也不回去呢?”

老秦在前面答道:“我家就我一人,在哪不是过——行啦,嘁嘁喳喳的,我又不是聋子!”

我脸红起来。

冰姐在旁边乐了会儿,推推我:“对,有个事儿我得跟你说声,听没听说最近有人假装醉汉敲门,实际是为了确认家里有没有人,借机溜门撬锁的事儿?你自己一个人住多不安全啊,老秦这个人瞎热心的,真要是害怕了,记得手机里有个能叫动的人,心里也有点底。另外,水管子裂了叫他也能修……”

老秦也说:“对呗,你存上我电话没?你看,手机掏出来了,现存呢吧?是不是没把领导当回事,你……”

我听着他絮叨,手上动作不停,把他的备注改成了:修水管的。

04

过年无事,我就呆在屋里安生地一边上网补剧,一边客服般应付着一波一波的拜年短信。冰姐父母很喜欢新姑爷,一家四口出门滑雪去了,我看着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有点发酸,只得安慰自己,我大东北女汉子才不需要什么男朋友呢。

结果到了夜里,我才真切地后悔了。

起初我正在看电影,忽地听见楼梯间里有人砸门,接着就是一个年轻男声,略带醉意,在喊一个名字。楼里住的年轻人居多,这种事不算少见,我便开大了电影声音,没有多加留意。

几分钟后,一串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接着——我的门居然响了。

我吓得摘下耳机。外面依旧是沉重的砸门声,伴随着醉话,只是在噪音的间隙里,我隐约听见有东西拨动锁眼的声音。

虽然知道那有可能是铁栏被砸得狠了连带锁头晃悠的声音,我还是出了一身冷汗。联想到冰姐之前的话,我浑身都发毛起来,跳到房间中央,却不知如何是好。

抖着手报了警,我心下仍是不安宁。翻着手机通讯录,我才意识到,冰姐旅游去了,我竟连一个能帮我的熟人都没有。凑近猫眼,我看到外面是个年轻男子,一只手砸门,另一只手摸摸索索地,正在门锁的位置。

我不再犹豫,按下了老秦的电话。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我哇地一声哭了:“你能不能来救救我?”

05

老秦居然来得很快,我心惊胆战地等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听见楼道里传来呵斥声。我听见是老秦,便小心翼翼开了里面的门,果然看见那个年轻人悻悻离开了,老秦正关切地看着我,与此同时,窗外传来了警笛声。

警察安慰了我几句,有个老警察说了句:“这种人心特别毒,他提前认好了这家只有一个女孩子,趁人少的时候又假装熟人吵架来砸门,若是真得了手,警察第一时间调查的会是户主的社会关系,而减少对陌生人作案的怀疑。”

送走了警察,老秦还是像上次一样,正襟危坐在我的沙发上,说:“行,还真用上我了。这么的,我就陪你在这坐到天亮,明天去做个笔录。”

我点点头,惊魂未定。

老秦看了我一会儿,说:“我女儿要是活成你这个样,我得愁死。”

我瞅他一眼:“老板,不带这么人身攻击的。”

谁不想活得风生水起的,给父母长脸呢?可实际上更多的孩子就是像我这样,一面艰苦打拼,一面还要在父母面前装得轻松愉快,生怕他们在异乡忧心。

“老秦,”我把头埋在臂弯里,“给我讲讲你女儿吧。”

老秦年轻的时候脾气犹如大瀑布,激昂澎湃,却偏偏找了个小桥流水的南方姑娘。两人结婚三年,收获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儿,老秦嘴上不说,心里高兴,更是全身心投入到事业上,恨不得给姑娘锦衣玉食宠成个小公主。结果后来夫妻不和闹了离婚,女儿还没判给他。

到底年轻,刚分那阵老秦也不觉得怎么样——就是个小玩意儿么,想看去了就可以看到,本来他在外头忙,也不常见她。他事业刚起步,只要熬过了这一阵,自己就可以偷偷闲,全心全意地跟她搞好关系。结果某天庆功宴上,席间有人带了女儿来,一样的粉雕玉琢,奶声奶气地挨个叫叔叔阿姨,他就突然抓心挠肝地想起自己家那个小玩意。借着上厕所的机会,他偷偷去前台给前妻打电话,却只听到甜美冰冷的机械女声——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后来他才知道前妻几个月前就搬走了。那年头通讯不发达,一个人铁了心想远走,你就再也找不到她。多可笑啊,他燃烧斗志想照顾好她人生的宝贝,却被他自己搞丢了。

他再没成家。

二十年来,老秦一个人走在路上,看到三四岁的小女孩,就想,她当年也是这么小。看到二十三四岁的姑娘,又想,唉,她现在该有这么大了。

我听得有点鼻子发酸,说:“哎,现在CCTV不是有个寻人的节目吗,你去试试呗。这么多年了,当年再有什么心结,现在也都该放下了。趁着你还不老,还来得及享受天伦之乐。”

老秦说,我怕啊。怕什么?

怕她看到他松弛衰老的面容,怕她不原谅这个二十年里逃避责任,让她的生命始终有所空缺的人。

更怕,纵使相逢应不识。

06

我说,老秦,你糊涂了。老秦一脸不耐:“小丫头片子,你懂个啥。”

我起身去厨房。

老秦在厅里狗似的使劲吸鼻子,问:“你请我吃夜宵啊?”我端了盆热腾腾的饺子回来,分给他一小碗蒜泥。“我三十包的。”老秦咬开一个饺子,被烫得连连吹气:“现在年轻人都直接买速冻的,你这一看就是自己包的,挺难得。”

我也夹了个饺子吹着:“那你肯定看不出来,我最讨厌吃饺子,也不爱包。”喜欢饺子的是我妈,她闲着没事就包,一到过年更是大动干戈,蒸出来的饺子能一天三顿不歇气地吃到元宵节。今年头一次,我不用吃饺子了,这一好消息支撑着我斗志昂扬地加了半个月班,却又在半个月之后茫然若失。

不吃饺子,好像就缺了点儿什么。

结果是我挥汗如雨地包了一锅饺子,又炒了几个菜,最后端上昨天叫的水煮鱼剩的红油汤,热热闹闹地摆了一大桌。准备停当,我开了笔记本的摄像头,跟我爸妈视频。

我说,我这边好几个朋友一起过年呢,没事儿,挺开心的。好了我们这边准备出去放鞭了,你俩也看电视吧,明天再聊。

视频挂断了,我的眼泪才掉下来。

两分钟后,我妈的短信来了:闺女,我知道你是怕让我看见你哭,才不聊了的。别想蒙你妈,哪有一桌朋友,只摆一副碗筷的?自己一个人要记得关好门窗,想找人说话了,妈妈一直在这儿陪着你。

07

“亲人之间没有什么亏不亏欠的,好好说说,你女儿不会不原谅你。”我看着老秦。

“相反的,你要是就这么怂下去了,才对不起你女儿。你一厢情愿地自怨自艾,你怎么知道你女儿小的时候有没有哭着问过她妈妈,是不是自己不听话,爸爸才离开她们的?你怎么知道你女儿青春期的时候,被别人欺负了,自己没偷偷掉过眼泪想象着如果自己有爸爸,肯定没人敢让她受欺负?你怎么知道你女儿成人了出来工作,不会经历像我今晚这样的事?不管怎样,你得去看看。”我说。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老秦不说话,吃了我半盆饺子。

08

一年后,我荣升分店副店长。

老秦偶尔过来看看工作情况,有天我看见他车里多了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姑娘,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老秦无可奈何地给了我脑袋一下:“你那什么眼神啊,这我……”他放低了声音:“这我姑娘。”

“找着啦?”我惊喜。老秦对我挤挤眼:“等会儿送她上夜班。”

对了,你错过了她长大成人,那又有什么重要的?重要的是不要一错再错,将她往后的人生也错过了。春花夏蝉,秋月冬雪,她的生命鲜活,能够照亮你走向衰弱的人生,让你老有所依。

我们一路奋战,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家人能为自己骄傲。

只是别忘了,欢乐也好,痛苦也罢,他们期待着与你分享这途中的一切。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