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鲜肉也有大担当,《心理罪》成李易峰演艺事业分水岭

- - 阅 367

敲头、割腕,勒颈,锁喉,招招致命;汩汩溢出的鲜血,咔咔瘆人的骨响,拳拳到肉的搏击,《心理罪》以超强感官刺激让人欲罢不能;

男一号方木精准的犯罪分析更是令人拍案叫绝:他神奇地揭开令警方一筹莫展的“嗜血变态凶手”的真面目。

从始至终,李易峰饰演的方木的情感与行为变化,对剧情的起伏转折起着关键作用。

方木这个角色一出场,就极具个性魅力:他是犯罪心理学天才,刚入警队实习,便有上佳表现。随着剧情的不断发展,对其性格开掘也愈加深入。案情环环相扣、故事悬念迭起,始终吸引着观众去寻找真凶。马凯杀死女设计师,方木模拟其反侦察能力,清楚勾勒出马凯逃跑心思和路线;邰队与马凯搏斗僵持不下,他用手机中婴儿视频成功解围;侦查工作屡陷死角,他总能发现新线索,令案情又有转机。精密整合视觉、听觉和触觉等方面的反应,并透彻分析出犯罪行为动机与相互关系的结点,方木的这种特殊心理分析能力,则源自他儿时的特殊经历:自闭症儿童超强的洞察力使然。

除了打斗戏血腥残暴、真实刺激,李易峰与廖凡之间的大量对手戏也颇具看点。廖凡主打动作戏,李易峰担纲内心戏,一武一文,张弛有度,形成鲜明对比。两人都有童年阴影的关系,个性上均极为敏感、倔强,在各自领域造诣不凡。在方木这个人物身上,他成功串联起片中两条线索:一是人物的关系变化线索,即他与邰队由最初的相互抵触、排斥,到最后的协作与理解。尽管方木顶着心理学天才光环,但在邰队眼里一无是处并不时挖苦他,即使方木破案小有成就,他也一样抱着“劝退”的态度。“性格孤僻”,“左撇子”,“单身狗”,方木则以猜透邰队的心思和习惯来“回敬”对方。二是案情不断生变的线索。连环血案接踵而至,幕后真相扑朔迷离,愈加挑战方木的耐力和思维极限:一边是理智与情感的艰苦博弈,一边是正义与邪恶的斗智斗勇。

《心理罪》不仅是一部犯罪悬疑片,同时也对人性进行了剖析,解读剧中人物更深的内心世界。方木拥有多重人格, 甚至说, 他的性格也有一部分是扭曲和偏激的, 他享受与犯罪分子智力博弈的那种快感,大大超过他对缉凶抓捕的渴求。就如其女友陈希所说,“你好像躲在一个看上去透明,却又厚厚的壳子里”。嗜血悬案侦破终始,也是方木逐渐成熟成长的过程。在成功解救小女孩之际,他的意识开始从“玩家”身份切入到工作模式。在网站直播罪犯心理分析,步步逼近罪犯心灵深处、令其无路可走。但他也为自己的张扬和高调换来惨痛代价:幕后真凶以杀死其女友的行动,来警告和恐吓方木终止办案。而当方木唯一的精神支柱女友陈希,受他牵连遇害,他也最终彻底醒悟和震怒。

一边是痴迷犯罪心理分析,一边是女友遇害悲从中来,方木内心的多种矛盾与挣扎,以及他的强力支撑、他的智慧爆发,这种性格魅力在整个侦破过程中,被李易峰演绎得入木三分。先是客观冷静地分析出凶手的藏身处,然后又偷药藏刀只身复仇,满脸都是要杀人的表情,完全不是那个文质彬彬的警队实习生。从初见腐尸的不适,到亲见女友身亡的悲痛,再到蹲地自责的哭泣,方木每一场的情绪都不一样,表现真实而有爆发力。

方木说,“我就是想探究人性最黑暗的一面”。每个人都有着极其复杂的内心世界。对于那些本身性格就存在缺陷的人来说,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和刺激后,很容易丧失理智、以身试法:马凯为了生存吸食人血,林海为救女儿甘当杀手,科研医生为了名利残忍杀戮。导演谢东燊从人性的角度出发诠释角色,一一将反派的犯罪心理真实而全面地呈现给观众。本片不仅着力刻画悬疑犯罪过程,还在挖掘人性深处的东西。比如刑警队长廖凡既有偏见和武断一面,也有亲和或风趣一面;而方木既有稚气和张扬一面,也有沉着和勇敢一面。人性的美好和丑陋相互对立,人心的善恶都在一念之间,邰队、方木都曾游走黑暗边缘、都有成长创伤,善恶美丑的划分与形成,主要是如何对待它的“痛点”。

一部《心理罪》完成了李易峰形象定位的过渡和改变,其演技也展现出新高度。李易峰的表演举手投足间尽显功力,尤其对人性的拿捏于他而言更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挑战和突破。方木这个角色满足了观众更深层次的欣赏诉求,同时也是李易峰继《老炮儿》中张晓波之后又一个标志性角色。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