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敦刻尔克,我希望好好活着

- - 阅 293

01

《敦刻尔克》是一个值得二刷的片!

为什么值得二刷呢?不是因为诺兰,不是因为片子有多么多么激动人心,而是因为作为一个沿海人民,小编不仅承担了帝都不该有的电影高票价,而且还很不争气地开场迟到,中场喝雪碧,一直光顾洗手间,总感觉自己这回是专程为帝都的地皮价做贡献去了,好惆怅。

诺兰不愧是诺兰,连蜘蛛侠都可以拍得这么叙事,我还能说什么呢?诶,遇到好几个人去都这么跟我评价,我还能说什么呢?

看完《敦刻尔克》,小编可是有感悟的,比如说:

我希望,好好活下去。

作为一个错过开场但曾经历史拔尖文科生,坐在片场里前几十分钟都是一脸懵逼,分不清到底是谁在打谁,真的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

额,这堆绿衣服的是德国人?
哈,蓝衣服的是英国人!
这是二战?还是一战呀……?
不管了,先喝口雪碧……

好吧,作为一个总是抓错重点的人,我不得不承认,国籍和衣服的颜色不是重点,诺兰想让我们看的是人,一群和我们一样的人,不想打仗(工作),只想活着(吃饭),还想回家(睡觉)。

02

电影以二战期间敦刻尔克大撤退为背景,1940年5月25日,英法联军在德国机械部队的急攻下崩溃,40万英军在法国东北部一个叫敦刻尔克的香港口开始军事撤退,然后突然窜出来一个诺兰。

大家千万不要误会,我们的诺兰真的没把《敦刻尔克》导成子弹乱飞的战争现场片,他只是借了一下二战的由头,然后开始很认真地讲撤退过程中,不同的人遭遇了不同的事儿后面对同样的情况有啥不同的表现。

陆地一天,海上一时,空中一分,诺兰将三个不同维度、节奏的情境融入一个镜头中,然后,剩下的一切都看大家的悟性了。

陆地上,40万大军在等军用轮船(应该不是航母)一船一船把他们拉回日不落帝国。士兵们很单纯地以为他们要担心的只是德国的机械轰炸,但是,他们想少了,他们并不知道撤退时间和轮船有限,撤退的希望是有滴,但大部分人是没有希望滴。作为坐着看片不腰疼的我每回看到那群士兵乌泱乌泱挤在码头,不争不抢不吵不闹还愿意让伤员先走的场景时,我的内心世界是非常复杂的。

在大海上,出现了一个我曾经深爱过的男人,也就是一个被德国潜艇轰炸,全船覆没,只剩他独自在一片残骸上颤抖飘荡,随时可能来一场一个人的海葬的海军士兵——这跟他当年在《浴血黑帮》里那黑老大的样子真是……诶,不说了。

正在他颤抖着等死的时候,来了一艘民船,把他捞了上来,船主镇定地告诉他,耶,你不用死了,接下来你跟我们一起回敦刻尔克吧。他瞬间崩溃,既然要回去再死一次,那你干嘛把我救上来???

于是,他一个激动,失手把跟着船主一起出海的朋友的儿子推倒在船舱下,结果那男孩的后脑勺正正好被磕到,出血、双目失明,然后死掉了……

在空中,主要是有一个很帅的飞行员,在坠海沉没的前一秒被刚才提到的船主就出来没死,我就放心了。

空中的飞行员负责与德国的飞机火拼,帅飞行员小伙伴开的那架飞机的油表坏了,但小伙伴倔强地没有返航,用完最后一滴油,炸毁了两架还是三架德国飞机,非常的厉害。

03

于是就有人说,看吧看吧,人性是多么丑恶,为了自己,人可以不择手段,反正死的不是我自己,只要我活着就好。

40万大军撤退是幌子,既然名额有限,肯定位高者先,你们一个两个地为国卖命,结果还不是炮灰弃子?

民船救起的士兵为求自保,不仅没有心怀感激反而与船员大动干戈,杀了一个男孩儿,而男儿在起航前只是单纯地希望干一件让爸爸自豪的事儿。

联盟是都是假的,一艘船超载时不得不丢出去一个人时,国籍成为了筛选的条件,你是法国人不是英国人,你就该去死。

诺兰明显不属于情绪煽动派,拍个电影不讲军事战线,不分意识形态,淡化士兵国籍,就是想让大家明白:

战争是一场不必要的人性考验。它逼着每一个人站到生死抉择的风口浪尖,为自己可以轻易将众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而洋洋自得。

这就是战争的邪恶之处,它巧妙地把“你死我活”变成了因果结论与道德谴责,你死了,我就能活了,但我活着,是因为昧着良心把别人害死了。无论当事人作出怎样的选择,都需要承担异常沉重的后果。

诺兰的伟大之处,就在于用他冷静而不带主观色彩的叙事还原了撤退时的画面,告诉我们,极端环境下的极端作为只是一种求生的本能,不应也不能用道德去评判与衡量,“我只是想活着,我想回家”,没有人有权认定它是一个错误,它也从来不是一个错误。毕竟我们都是高高挂起的局外人,既然无法感同身受,就不要轻易下结论。我们谁也无法保证当自己置身其中的时候,会有“你们好好活着,我先去死一下”的觉悟。

他们都没有错,可事情就是这样了,出了感叹一句造化弄人,还能怎么办呢?

17岁男孩死亡,是一个谁都不想有的意外,没人知道他会扑上来,没人知道扑上来了他会摔下去,没人知道摔下去后他刚好会可磕到脑袋,没人知道磕到的部位如此关键,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当历经无数生死,撤退轮船屡屡被德军炸毁都喜怒不形于色的海军长官守在陆地码头看到飘扬着英国旗帜的民船一点一点靠近时,却流下了撤退中的第一滴眼泪,有理由让人相信,他愿意为多保护一条生命而拼尽全力。

诺兰的平静如此残酷,他把生死一幕幕摆在我们眼前,却不给我们一个责怪的对象。他把遗憾种入我们心中,让我们明白原来活着是一种沉重的美好。

0
相关文章!